当前位置:www.0526.com > www.0526.com >

法制日报:奋斗,你之蜜糖我之毒药

法制日报:奋斗,你之蜜糖我之毒药

  涉事其中的是华润啤酒在山东省的一家啤酒厂——华润雪花啤酒(滨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雪花滨州公司”)。

法制日报:奋斗,你之蜜糖我之毒药

原标题:奋斗,你之蜜糖我之毒药  《人民的名义》热播,人们的兴趣点从一开始对剧本大尺度描写腐败的关注,逐渐过度到了对人物命运的感慨。

  这部剧的人物,除高大全式的侯亮平、赵东来等少数几个人以外,大多数官场人物的面目都是模糊的,也就是说好坏难辨,像李达康、陈岩石、祁同伟、孙连城,甚至是沙瑞金这些人物,人们在评价他们的时候都有着不同的声音。争议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人们从这些人物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为剧中人物辩解的同时,其实也是在为自己辩解,而这正是这部剧的魅力所在。

现实就是如此,没有真正的高大全,有的只是复杂而深刻的人性。

  这里只想谈谈两个人物,一个是祁同伟,一个是孙连城。这部剧不是专写祁同伟的,如果专门为祁同伟立传,大概用一个最俗气的标题就可以概括他——《一个凤凰男的奋斗史》。

  这位农民的儿子颇有野心,他的晋升之路比有背景的陈海、侯亮平要困难得多。

所以他要“奋斗”。

可是他的奋斗史实在不怎么光彩,不仅要付出辛苦,更要付出尊严。

所以在他成功以后他才会在内心中有一种变态般的不满足感,他会认为自己失去的太多而得到的太少,永远都会感到别人亏欠了他,他要通过疯狂的索取来填平心理的失衡。

  有人说祁同伟不过就是想有一个副省级而已,现在各省的公安厅长都是副省级,给他一个副省级也不为过。

其实不是这样的,给了他副省级他也满足不了,每当他想到自己一个堂堂公安厅长为了取得情理之中的副省级而不得不纡尊降贵地给一个退休的糟老头儿刨地,他就会觉得愤愤不平,他不会认为是组织提拔了他、培养了他,而只会觉得组织亏待了他。

所以这种人的“奋斗”是很可怕的,他越奋斗他对这个世界的敌意会越大。

  奋斗,你之蜜糖我之毒药。

一个在祁同伟眼中无比高尚、可以感动得他泪流满面的词汇,之于别人却是伤人的利剑,他的妻子梁璐,他的初恋陈阳,他的同学陈海、侯亮平,甚至是他的老师高育良,都是他奋斗路上的炮灰和垫脚石。

奋斗原本是一个美好的词汇,可当它遇到了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时,这个词就会变得非常恶心。

我们这个社会总有一些人把奋斗当成毫无底线、毫无原则的出卖与交易。

这种所谓的“奋斗”对人心理健康的伤害是巨大的,其结果就是塑造成像祁同伟这样永远不满足的饥渴型人格,把成功归结于个人的努力,把失败归咎于他人的阻碍,永远不知感谢别人的帮助。

  再说说孙连城吧,这也是一个被编剧塑造出来的负面人物,可是在民间场域中为他喊冤的声音却最高。

他冤吗客观地说他真的挺冤的。

编剧要把他写成十八大以后一个庸官怠政的代表人物,可是由于角度选择问题,反而让人对这个人充满了同情。

  孙连城和祁同伟一样没有背景,没有政治资源,所以提拔无望,可是他没有像祁同伟那样拼命“奋斗”,走上邪路,而是认命了,所以他看上去有些懈怠。

但是只要你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会明白,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是怎么当上省会城市一个经济发达区区长的只能是靠能力、靠拼劲、靠干劲。

  官场有个“天花板说”,一个有才能的人在官场中靠本事一开始会提升得很快,会成为万众瞩目的年轻才俊、政治明星。

可这个时候你如果不尽快选边站队,寻找政治资源,你会很快遇到仕途天花板,可能有些领导会用你的才能,让你做事,但是却不会提拔重用你。

就像孙连城,丁义珍用他做光明峰的项目,可好事都是丁义珍的,根本轮不上他。

可丁义珍出事了,烂摊子还要由他来收拾,你还不能抱怨,因为霸道的李达康是不会听你抱怨的,也不会给你诉苦的机会。

  上面没有支持他、荫护他的领导,下面却有下岗工人要安置、上访群众要安抚,所有无解的难题都积在他一个小小的区长身上,他除了仰望星空,从浩瀚的宇宙中寻找内心的安宁与解脱外,还能怎么样呢  孙连城的问题是用人的问题,他的仰望星空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汉东省帮派主义导致在干部任用上寒了一些能者的心。

汉东是秘书帮和政法系的天下,在干部任用上存在着严重的帮派主义,祁同伟是政法系的干将,即使无德无才,高育良作为政法委书记也拼命地往上推他,而易学习德才兼备,30出头就主政一县,却25年不得提拔,如此政治生态怎么会没有孙连城这样的庸官怠政者  祁同伟是贱人,易学习是圣人,孙连城是凡人,相信大多数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只能选择做孙连城。

这也就是这个角色让人同情的地方。

(责编:董晓伟、黄策舆)。